首页 古代言情

重生之权臣宠我入骨

展开

重生之权臣宠我入骨 鹤舞流光 著

连载中 签约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7万字| 69总收藏

大魏嫡出公主秦怀璧,姊妹相亲,父兄宠爱,她本该是这世上最天真烂漫的公主。
可谁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国破家亡,公主之尊沦为残身官妾,还落了个红颜祸国之名。
一朝重生,父兄姐妹皆在,秦怀璧拔簪立誓,这一世必让敌国贼子血债血偿!
运筹帷幄间,秦怀璧却逐渐发现,那个前世落魄,今生却在朝堂上翻云覆雨的傲骨少年似乎是在努力的朝着成为合格驸马的道路上前行……
【小剧场】
某日,正蹑手蹑脚意图搞事的温庆公主一回头就看到了狗皮膏药一般黏在自己屁股后的镇海侯江楚珩,吓得半死之余终于是忍不住的开了口。
秦怀璧气急败坏:你总跟着本殿下是要做什么?
某人云淡风轻:微臣只是想让殿下好好认识认识自己的未来夫君。
秦怀璧:……
【1v1,双洁,甜宠】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鹤舞流光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7万

  • 创作天数

    26

更多迷妹周榜

  • 1

    长狐狸的小尾巴

    7 迷妹值

  • 2

    冰山辅助

    6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更多迷妹总榜

  • 1

    沈倾城

    59 迷妹值

  • 2

    水泣流鸢

    25 迷妹值

  • 3

    冰山辅助

    19 迷妹值

  • 4

    是梦梦镜吖

    13
  • 5

    长狐狸的小尾巴

    9
  • 6

    次次不想码字

    5
  • 7

    陈许泽yyds

    1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千桦尽落

    前世,镇国公府,一朝倾塌灰飞烟灭。此生,嫡长女白卿言重生一世,绝不让白家再步前世后尘。白家男儿已死,大都城再无白家立锥之地?大魏国富商萧容衍道:百年将门镇国公府白家,从不出废物,女儿家也不例外。后来……白家大姑娘,是一代战神,成就不败神话。白家二姑娘,是朝堂新贵忠勇侯府手段了得的当家主母。白家三姑娘,是天下第二富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商界翘楚。·白卿言感念萧容衍上辈子曾帮她数次,暗中送了几次消息。

  • 长公主今天登基了吗

    笔间流年1

    【穿越】【女帝】沐霜穿成女帝的继位长公主,无CP文里开篇即领盒饭的炮灰人设;二公主正在作死,准备抢长公主继承人位置;三公主正在使坏,准备借刀杀人;四公主还在看戏,姐姐们怎么突然吵起来了?而炮灰长公主的大驸马长宫苏还有三天造反。面对还有三秒钟即将领盒饭的剧情,云沐霜欲哭无泪。某磕CP系统:“请宿主努力消除男主恨意值。”云沐霜:“请问可以借三公主的刀杀大驸马吗?”某驸马:“老婆大人,您的盒饭到了。”

  •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一念如尘

    (快穿+女尊+甜宠+一对一双洁)“殿下,有人收买门房。”管家将手里的银锭子交到白染手中。“呵……一个银锭子就想打探本殿的底细吗?”冷笑一声,世人真是怕她不死啊!只是她摄政王府的下人是这么容易买通的吗?“不,不是。”管家连连摆手。“嗯?”白染蹙眉。“那人想要打听的是主子您身量几何,几更入睡几更起,喜辣喜甜还是喜酸,几时开始习武练剑,琴棋书画更爱哪个,喜欢风花雪月还是对影独酌……”白染嘴角缓缓勾起:“

  • 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

    温轻

    顾淮之救驾遇刺,死里脱险后染上恶疾。梦中有女子的嗓音怯怯唤着淮郎。此等魔怔之事愈发频繁。顾淮之的脸也一天比一天黑。直到花朝节上,阮家姑娘不慎将墨汁洒在他的外袍上,闯祸后小脸煞白,战战兢兢:“请世子安。”轻软甜腻的嗓音,与梦境如出一辙。他神色一怔,夜夜声音带来的烦躁在此刻终于找到突破口,他捏起女子白如玉的下巴,冷淡一笑:“阮姑娘?”……

  • 盛京有美人儿

    漠家初九

    及笄前的她以为自己这辈子,大约便是等到及笄以后,如愿以偿的嫁与心上人为妻。之后为他开枝散叶,生儿育女。然,她所以为的一切,却在她及笄之前的某日,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故。奸人离间,竹马离心,身受重伤的她,险些命丧心上人之手。此后,尚书府那个才貌双绝的大小姐,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整日只知道惹是生非,寻衅滋事的纨绔。后来的某一日,有人拦住她问道:“你这一辈子有没有为别人拼过命?”她先是一愣,随即轻蔑一笑:“